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玄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潜心研究历史,醉心探讨红学,痴心创作小说。已出版《神魔蚩尤》、《狂狷上不了天堂》。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70后的校车  

2012-04-16 13:12:2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大家都在为校车操心,希望孩子们拥有安全可靠的校车。这让我不禁嫉妒羡慕恨,因为我想起了我们小时候的校车。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一个小镇的郊区读小学。一条通往学校的柏油马路穿过好多个村庄,虽然那条马路上经常会来往着各种车辆,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世界上会有专门的校车,我们认为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车,叫“顺风车”。

长大后看外国电影,见美女想搭顺风车,都会露出美腿,引诱司机停车。对此我常嗤之以鼻,想当年,我们一双泥腿,纵横马路,只要想搭顺风车,任何车都不能幸免。

首先,被我们搭得最多的顺风车是板车。我们老家煤矿多,而当时汽车甚少,短途运输全靠这种便宜的板车,所以拉板车在当时是一个很兴旺的职业,马路上最骆驿不绝的就是板车。

不过板车也分几种。没本钱的人,完全靠人力拉,满满一车煤,拉起来那是相当的辛苦,比骆驼祥子还苦。不过我们是调皮捣蛋的小孩,除了写作文时会毫不脸红地说自己经常帮老爷爷推板车外,上学放学的路上,只要看到这种板车,绝对奋不顾身地从后面扒上去。

假如当时有网络,有拍客将我们这种没心没肺的行为拍下来,一定会被众多网民斥责。我现在偶尔也会有那么一点点后悔,完全理解那些拉车的大叔为什么对我们这些小孩如此深恶痛绝。他们只要觉察到有人扒上了,立即停下来破口大骂,而且言语激烈,祖宗十八代无一幸免。当然,我们伶牙俐齿,也绝不示弱。

有的大叔有本钱了,就会买毛驴或者骡子来拉板车。通常这种大叔脾气比“骆驼祥子”大叔要好很多,只是态度会更加趾高气扬,我们还没有靠近他的车,就已经扬起马鞭对我们做恐吓状,完全不顾我们这些小学生长大了有可能是“总统”、科学家等国家栋梁,他们只心疼牲口。

记得当时有个大叔竟然买了一匹马来拉板车,每次都故意吆喝着驾驭着马车一路狂奔,无论我们怎么狂追,也搭不上他的顺风车。有次我和几个同学在后面狂追了一阵,累得几乎要口吐白沫时,我一边喘息,一边学着电影中小兵张嘎的语气,指着扬尘而去的马车说:“别看你现在乐得欢,当心日后拉清单。等我长大了,一定买匹白龙马来拉板车。”

人有时候真的不能乱说话,这句誓言差点被我实现了。读中学时,由于我莫名其妙地立志想当作家,并认为学校的教科书对写作而言毫无用处,从此埋头自学,导致未考取高中,待业在家。恨铁不成钢的父亲只好对我说:“你这么不争气,我买个板车给你,让你去当拉板车的,再也不管你了。”

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我第一个反应是:“报应啊!”我以为从此要一边拉煤,一边被调皮捣蛋的小学生当成校车。幸好后来我进了企业烧锅炉,没有成为拉煤的,成了烧煤的。虽然没有离开煤,但是不用面对那些调皮捣蛋的坏小孩了。

除了板车,我们搭得最多的是手扶拖拉机。

这种拖拉机总是不厌其烦地发出“脱脱脱”的声音,很不适合当校车,只适合充当“天上人间”的宣传车。

当然,我们当时并不会因此歧视它,因为这是一种成功率最高的顺风车,它车厢矮,速度慢,偷偷扒在车厢尾部,神不出鬼不觉。

但是有种拖拉机是可以翻斗的,有次我和另外三个同学一起扒在后面,车厢竟然翻了起来,幸好我们及时松手,险些出事。当时司机吓得脸色苍白,一边骂我们是短命鬼,一边追了我们一里多地。让我们顺风车没搭成,反而离学校更远,大呼“亏了老本”。

拖拉机已经算是比较危险的了,但是我们这些调皮鬼还敢去扒大货车。特别是看了电影《铁道游击队》后,胆子就更大,我们不光从电影中学习到主旋律思想,还学习到了扒货车的技巧。

当时我们那边的货车一般就是两种,一种是解放牌,一种是东风牌。我们都以能扒上速度更快的东风牌为荣,以扒不上解放牌为耻。有个叫小波的同学最厉害,他总结出许多扒货车的经验,比如再快的货车,在拐弯处也会减速,所以蹲点在拐弯处,就没有他扒不上的车。

有一次,他在拐弯处扒上了一辆东风牌货车,然后货车加速狂奔而去。我们满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非常得意地站在校门口等我们,谁知等了两节课,都不见他来上课。我们这才意识到,肯定是因为车速太快,他没有机会跳下车,被车带走了。当时我们吓得不行,一下课就去校门口等他。直到我们放学时,才看到他扒在一辆拖拉机上,灰溜溜地回来了。

这事被我们笑了很久,小波为了挽回面子,从此认真钻研扒车技术。长大以后,小波的扒车经验也更加丰富了,直接模仿《铁道游击队》,跟一伙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去偷铁路上的货车。有次他扒上一列火车,翻开一看,发现这列火车竟然是运送军火的。从此就进了监狱,不知道现在刑满释放了没有。

当时我们有个班长名字叫宗华,每次他看到我们扒车,就会劝阻我们。平时我们对他很敬畏,因为他永远穿着一双像济公一样的鞋,身上也打着补丁,但是学习成绩优异,为人厚道。关于我们擅自将任何车辆充当校车的事情,他只是苦口婆心地劝阻,从来不会向老师打小报告。我一直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长大后,有次回老家,我想去找他,谁知别人告诉我,宗华被拖拉机压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目瞪口呆。

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和奇妙。

如今校车出事频繁,让我感到痛心的同时,也感到茫然。忍不住想,难道是我们比现在的孩子命更硬?而且当年我们不光是强扒“校车”,更危险刺激的事情也做过,和现在的宝贝疙瘩们比,我们当年可谓是经历九死一生。但是当时的大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举国紧张。

或许是因为当时不存在校车问题吧,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校车。我们临时“强征的校车”压死了我们,也不是校车事故,只是交通事故。

也或许是我们都命贱吧。在那个资讯不发达的时代,我们的“校车”出事了,除了几个乡镇的人知道,会紧张一下,外人哪里会知道呢?

我们当时不光没有校车,学校的教室也非常简陋,墙是坏的,经常有自然风从墙的裂缝中吹进来。窗户也没有玻璃,冬天时,同学们分工掌管一小块塑料薄膜,上学后一起将所有薄膜拼起来,用图钉钉在窗户上挡风。有时大家一边上课,一边冷得跺脚,老师心疼我们,一般也不用课堂纪律规范我们,任由我们一边上课,一边跳着踢踏舞。不过有时候我们跺得太欢,响声震耳,灰尘四起,老师就会忍不住斥责。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我们当时在上学的路上还是感到无比的安全和幸福。我们经常唱着这样一首歌:

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儿呀吹向我们……感谢亲爱的祖国/让我们自由地成长……

每天唱着这样的首歌,让我们觉得无比的幸福,幸福得让我现在很纳闷,我们当时怎么就那么犯贱地幸福呢?

后来认真听了崔健唱的《一块红布》,这才明白。歌词是: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你问我还要去何方/我说要上你的路/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我的手也被你攥住/你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我要你做主。

如今我们有非常多的不满,或许并不是这世界变了,主要就是因为那块红布不见了。所以清醒之后,我们无所适从,我们无比愤懑。我们埋怨体制,我们指责政府,我们怒斥政客,我们相互谩骂。

我觉得我们整个社会也是一部校车,我不知道我们要将这部校车开往何方,不知道途中是否安全,不知道在这私欲横流、权钱博弈的嘈杂中,我们会给孩子们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