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玄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潜心研究历史,醉心探讨红学,痴心创作小说。已出版《神魔蚩尤》、《狂狷上不了天堂》。

网易考拉推荐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2009-09-19 15:52:15|  分类: 书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在一篇名为《死火山下的武侠小说》的文章中写道:

武侠是中国人千百年来的一个梦,一个绚丽、奇幻、豪迈的的梦。 
  在汉代,它是司马迁失势后的豪放;在唐代,它是李白文极乃武的气概;在清代,它是谭嗣同血溅京门的悲壮;在近代,它是亿万炎黄子孙内心的愤慨。 
  武侠小说记载着这些人文精神。 
  从《史记》到唐人传奇;从《水浒传》到《七侠五义》;从“南向”“北赵”到“北派五家”①;从金庸到古龙。无一不在各自的时代辉煌灿烂。(①:“南向”是指向恺然,笔名平江不肖生,代表作《江湖奇侠传》“北赵”是指赵焕亭,代表作《奇侠精忠传》。北派五家是指“奇幻仙侠派”还珠楼主;“社会反讽派”白羽;“帮会技击派”郑证因;“悲剧侠情派”王度庐;“奇情推理派”朱贞木。  ) 
  然而昔日的辉煌只在昔日灿烂,今日的衰败只在今日暗淡。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武侠小说创作已经没落了。 

这段文字写于2001年,后来有人写评论武侠的文章时将这文中大部分内容占为己有,不注明出处。在这个剽窃成风(不光是作家,还有学校写论文的、单位写宣传报道的)、剽窃得理所当然、剽窃者横行霸道、剽窃者受万人拥戴、剽窃行为能演变成为一种文化的社会背景之下(山寨现象),我也无力追究这位剽窃者了。而且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写作者创作时虽然不会无耻地直接剽窃,但是治学也未必有那么严谨,有时别人提出过的观点,自己囫囵吞枣消化了,重新吐出来时,也未标明“种枣人”。有句老话叫:“天下文章一大抄”,这是我们写作者的耻辱,与其指责别人,不如多反省自己吧,我们每个人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

关于剽窃的事情,暂且打住,还是说说二千多年来,我们中国人的武侠梦吧。这只是一篇博文,不是论著,所以,在此文中,我只想透过我书架上的武侠类藏书,再进一步来论述和追忆一下我们这二十年来武侠梦。

我的武侠类书不多,就三排书架,一排是《古龙全集》、一排是《金庸全集》、一排是武侠评论书籍。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金庸全集》是三联正版,质量非常好。《古龙全集》是盗版,这让我很尴尬。买这套书的时候,只是想重温一下古龙所有小说,不是为了收藏,只想到囊中羞涩,没有意识到作为一个写作者,应该更加积极地打击盗版。

不过这种尴尬并非我才有,曾见一位我特别敬重的老作家老村先生写文章说,生活窘迫的他最大的爱好就是逛书店和画画,他一般都是骑着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去书店,别人都很谨慎地锁好他们的汽车、摩托车、电动车,他则非常放心将这辆破旧得连小偷都会嫌弃的自行车丢在书店外。进入书店后,看到自己喜欢的书,总是爱不释手,但是有些书价位偏高,让囊中羞涩的他狠不下心买,于是人出了书店,又忍不住进来,拿起书后,又叹息一声放下,有时反复进出几次,让书店售货员很是警惕。这种尴尬,也不仅仅是老村才有,我认识的一些作家朋友中,还有穷得连老婆也无法忍受,带着小孩离家出走,一去不回头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十多年来情愿做一份“烧锅炉”的工作(刚换了岗位,是检修锅炉的了),也不职业写作的原因,我们这个国度在践踏知识产权方面是很有历史渊源的(我四年前出版的第一本书的稿酬,至今还被拖欠,基本上没有指望拿到了)。

据说卧龙生晚年就是在生计窘迫中去世的,而在他窘迫的同时,中国内地的每个“租书店”都“热租”他的小说,可惜这些都是盗版。金庸先生是作家中的富豪,但是他的富主要来源他的报刊产业。他的小说虽然在中国内地流行了几十年,但是在一九九四年三联出版社出版《金庸作品集》之前,内地只有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书剑恩仇录》给了金庸版税,其他正规出版社出版的金庸小说都算是盗版。像古龙这样早早去世的台湾武侠小说作家,估计一辈子都拿不到内地的一分钱版税。

所以,这几十年来的武侠小说史,也可以说是一部中国图书盗版史。我们都是在盗版中沐浴成长的。我们不该那么理直气壮,应该知耻而后勇。

首先来说说,我看的第一本武侠评论书。那是一九九三年,我还在外地读书,生活费并不多,平时节省伙食费来租借书来看,很少有钱买书。一次逛书店,突然看到一本陈墨先生撰写的《金庸小说之谜》,当时对金庸先生异常崇拜,立即将此书买下来,没有想到此书以及后来陆续购买的陈墨先生评论金庸系列书籍给我最初的武侠小说创作有很大的帮助,可以说,在武侠小说创作方面,陈墨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看这个系列书籍的照片吧: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金学研究书籍,最早应该是倪匡等人写的《我看金庸小说》系列、以及三毛、温瑞安等人写的金庸小说评论集,后来编辑出版为《诸子百家看金庸》系列。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套书,后来大陆终于出版(1998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可惜看得稍微晚了,这类普通赏析的书,陈墨先生已经写得非常全面了,再看这个系列,收获甚少,不过因为评论的是金庸小说,还是非常有阅读乐趣。特别是看到温瑞安说写的那本,可玩味的内容非常多。这套书在大陆出版(1998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时,可能又新收录了别的金学专著,所以不再叫《我看金庸》或《诸子百家看金庸》,而是叫《金庸茶馆》。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六本合在一起才注意到有“金庸武侠世界”六字。)

今年重庆大学出版社重新出版了一套《金庸茶馆》,新版中,目前加了倪匡的《我看金庸》系列,但是没有了潘国森、罗龙治等人的金学专著,而就艺术性、思想性来看,这些人的评论要比倪匡、三毛等人的好很多。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从各方面看,我个人都认为重庆大学出版社的这套不如1998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的那套好,至少重庆大学出版社的这套做得很不“实在”,比如倪匡的《我看金庸小说》系列,其实文字并不多,完全可以出版成一本。《诸子百家看金庸》系列其实也只有《之一》、《之二》,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合成一本出版,也才二百六十一页,而重庆大学出版社分成二本来出版。出版社为了经济盈利考虑,当然无可厚非,但是从读者的角度看,就觉得出版社很不厚道了。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我买的单行本倪匡著《我看金庸》系列,一本中包含了《我看金庸小说》、《再看金庸小说》二部,一共才薄薄197页。)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当年将温瑞安这三部合成一本出版,一共408页,重庆大学出版社分成了三本出版。)

 

当然,书应该出版成什么样,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有出版社能将这些有意思的书再版就行。

 金学评论的发展,在台湾由于有远景出版社的沈登恩先生的策划,才有后来一系列“金学研究丛书”。而在大陆除了陈墨先生的首当其冲外,当年北大中文系主任严家炎也是功不可没。正是因为包括他在内的一些北大教授的大力提倡,1994年北大聘请金庸做名誉教授,从此武侠小说评论在世俗的眼光中,也似乎渐渐登上了大雅之堂。

当时金庸被聘请为北大名誉教授,许多“卫道士”非常愤懑,写文抗议,最著名的是《南方周末》的鄢烈山,这厮说:“武侠不登大雅,北大自贬身份而媚俗”。当时我还在学校读书,有同学将登有此文的《南方周末》拿给我看,由于那时我还处在狂爱金庸小说阶段,顿时气得七窍出烟,立即也写一文反驳鄢烈山,邮寄给《南方周末》,可惜当时刚开始写作,文笔不好,未能上《南方周末》(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一直看《南方周末》的我,对鄢烈山一直也有成见,总认为他的杂文就算再犀利,思想境界终究不高深,观点归结起来,都很流俗)。好在严家炎教授对这些世俗偏见也很愤懑,于是写了《金庸小说论稿》一书。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当年在武侠小说评论方面,有五大高手,号称“东徐(徐斯年),西黄(黄汉立),南叶(叶洪生),北张(张赣生),中清霖(周清霖)”。周清霖先生在学林出版社做编辑,给叶洪生先生出版了《论剑——武侠小说谈艺录》。当年我看到这书,由于有些孤陋寡闻,所以感觉大长见识。不过看到叶洪生先生对金庸小说的贬低,不禁又有些不爽。后来有朋友说,叶洪生先生似乎有门户之见,他一味抬高台湾武侠作者,贬低金庸、温瑞安等非台湾武侠作者。我倒不认同这个观点,我觉得叶洪生先生治学还是很严谨的,他贬低金庸,抬高司马翎等人,主要和他个人从小的阅读习惯,已经个人的学术气质有关。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就算是他贬低金庸的部分,也是值得武侠小说写作者反思的,这样的武侠评论才是最有价值的。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叶洪生先生的这书让我长了见识,这是和陈墨先生以及金庸茶馆系列完全不同的武侠评论。另外我也有“东徐”徐斯年先生的《侠的踪迹——武侠小说史论》。相对而言,徐先生将评论写得比较专业,治学也更严谨,所以此书也引发我对武侠小说的反思。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后来又看了陈平原教授所著《千古文人侠客梦》等,使我对武侠创作的想法逐渐成熟。可惜由于各种原因,至今没有写完一部纯粹的长篇武侠小说。特别是今年出版了历史小说《狂狷上不了天堂》后,更是准备一心朝这种其实不是历史小说的历史小说方向努力。不过我心中一直酝酿着一部上百万字的武侠类小说,虽然长期将它压着,没有动笔,但是构思却在不断地完善中,底蕴也越来越深厚,就像火山一样,迟早会喷发的。自己也顽固地认为,将来这书写完,无论写得是否好看,终究会是一本完全与众不同的书,无论是在叙事模式还是思维模式方面。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武侠小说作者中,堪称大师的,我只认可金庸和梁羽生。古龙等虽然在趣味性等方面不比金庸差,而且远远要超过梁羽生,但是作为一部文学作品的人文底蕴等方面,远不如金庸和梁羽生。而且在这些方面,金庸也远比同时代国内绝大部分纯文学作家优秀。真正好的文学作品,不是看文体,而是看作者的本身的艺术素养。不过金庸老爷子将自己的生活包裹得比较小心,他的传记虽然多,但是他自己都不怎么认可。当年最红火、最全面的是冷夏先生所写的《文坛侠圣》,可是书畅销三地后,突然又传出金庸先生很不满意此书,甚至说根本就不认识冷夏先生。不禁让我郁闷,书中分明有他们的合影,也绝不可能是合成的,金老爷子不知道为什么像冷夏先生说的——出尔反尔。近几年看到金老爷子的一些言行,也觉得老爷子越来越有些“糊涂”了。

无论如何,那时我看到冷夏先生写的这本传时,兴奋了好一阵,也让当时的我更加推崇金庸先生。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有几年,我专门收集有关金庸先生的,金庸传记方面的书也收集了几本,现在基本上不再看新出版的了。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当年金庸、梁羽生、百剑堂主将香港的武侠小说推向高潮,一起写了一个专栏,叫《三剑楼随笔》,很幸运,大陆一出版,我就买到了此书,在我对他们还保持崇拜之心时看到此书,阅读乐趣倍增。现在再看,就觉得很普通了,还不如一般的网络写手。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另外,武侠方面的资料我收集了多年,武侠辞典只买到一本,由于编辑得比较早,在大陆武侠小说盗版猖獗的情况下,不免出现许多资料方面的错误,很遗憾。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这是三联出版文化丛书之一,都是治学严谨的书。)

关于古龙,相信大部分注重才情的朋友都很喜欢他,古龙确实是一位极具才情的人。他有一个不幸福的童年,后来成名成家,成了有钱人,生活也比较放纵起来。有一本《古龙之谜》,写了古龙好多八卦,我看得将信将疑,真想前往台湾实地采访那些当事人,以辨真伪。

古龙的散文写得很少,一般都写得淡定中充满睿智,飘逸中携带柔情。2002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谁来与我干杯——古龙散文文选》,我有幸买到,而且买的过程很值得怀念。当时网络武侠小说刚刚兴盛,我去上海与“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的“侠客山庄”中众武侠作者聚会(侠客们第一次网聚),在寻路之中,误入一书店,正巧看到这本书,立即购买了下来,觉得很有意义。不过几年过去了,“榕树下”开始衰败,侠客们也各奔东西。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想起古龙的话:“谁来跟我干杯”。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梁羽生先生今年春节期间去世了,虽然素未谋面,但我却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位亲人。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名为《大师已去,侠义何存?——哀悼梁羽生大师》,在文章后面我是这样写的:

最后我想说是梁羽生先生“宁可无武、不可无侠”的创作信念。特别是时下的小说“YY”成风,梁羽生先生坚守的这种信念就难能可贵。而且,这一点不仅仅是如何写小说的问题,这也充分暴露了人心的“败坏”。
  比如许多小说中主人公,行事过于“畅快”,为了达到目的,为了一己私欲,简直不辨是非。本来一般的通俗小说权当是娱乐,可以不必那么认真,但是作者和读者将这些不辨是非的行为当成理所当然,那就比较可怕。
  比如一些读者看到此类小说时会发出一句感慨:“权力就是道理,打赢就是老大。”这自然是一种无法否认,甚至是以后也无法改变的现实。几千年前是如此,几千年后或许还是如此。但是现实终归是现实,现实不应该是真理。也正因为现实不是真理,所以我们才怀着种种理想去与种种现实抗争。
  现实固然难以改变,千百年来,许多人虽然开始怀着理想,怀着一种纯良的心,坚守着自己。但是最终还是在现实前低下了头,与众生一起同流合污。但是我们有一点要认清,同流合污只是你无法抗拒的现实,而不是你的理想,让你同流合污的那些“潜规则”,不是真理。
  可悲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是因为抗争不过现实而放弃理想和真理。越来越多的人就像“YY”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将“潜规则”当成真理,他们的理想本来就是同流合污。
  我们都不是圣人,再纯良的人在某种处境下都可能防线溃败,去同流合污,都有可能做点坏事,但是我们不能一开始就是一个天生的同流合污者。虽然“卑鄙者生存”常常是一种无法改变的现实,但是我们不能卑鄙得堂而皇之,让这个世界看不到希望,看不到信仰。
  我想,这就是“宁可无武、不可无侠”的真正意义所在。
  梁羽生大师已驾鹤西去,希望“侠义”的精神不会被他全部带去。

剑胆琴心——我的武侠小说梦(组图) - 草玄 - 草玄的博客

 

 叶洪生的著作《论剑》中有张照片,是他和温瑞安的合影,旁边有文字注明——举杯互祝:“武侠不死”。

此时此刻,希望和我一样还有“武侠情结”的朋友,看完我这篇博文后,也和我一起举鼠标共祝:“武侠不死”。

 

 

  评论这张
 
阅读(188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